电话访问室内歌剧《赌命》艺术特色评析

on .

 

李西安:

着重谈在歌剧创作中“如何解决中国宣叙调”的问题,这是作曲家们曾经非常困惑的一个问题。

现代作曲家的歌剧中,经常用“韵白”来解决这个问题,如瞿小松的《命若琴弦》 、郭文景的若干作品、许舒亚的《八月雪》。这是从“念白”到“音乐”很好的过渡方式,因为大部分“韵白”本身是无调性的,容易与其它音乐风格衔接。

《赌命》中没有用韵白,而是用了“生活化的念白”-“夸张的音乐化处理的念白”-“咏叹调”这样的过程,这是与其它音乐家不同的处理方式,很有意义。

温德青对生活语言的夸张是有目的的、考虑到了语言自身的逻辑。但四声的升降要充分考虑,这是用汉语写作必须的。

故事简洁给音乐发展留有充分的空间,故事有对现实的隐喻性,对利益的追求、贪婪、人与人不同的观念等。

作为一个寓言故事题材,所有的矛盾要素都具备了,也不一定要写成大型歌剧,精致、清晰。

 

周海宏:

戏剧与音乐的关系非常好,张力很大,音乐语言准确,技术上非常高妙。音乐复杂、精致、结构化,绝不是玩弄观念,声音是值得推敲的。虽然也“玩”观念,但还是以音乐为主的。用很好的音乐结构把整部歌剧串起来。整个歌剧听起来非常流畅,是一气呵成的。研读了乐谱之后再听觉得是非常讲究的。目前的作曲家很少有人能写出如此复杂而精妙的东西。曾有朋友笑谈“听温德青的歌剧,你的耳朵要分成很多瓣,每一瓣都要分别感受不同的东西”。

歌剧总体是耐人寻味的,尤其是对声乐的探索方面,大家对歌唱性的问题可能会有较多的争议,实际上是提出了“声乐的器乐化与歌唱性能否融合、如何融合”以及“在中国现代歌剧中怎样处理好二者关系”的问题。这不是价值的判断,而是一种风格和趣味的追求,或是形式的把握,我对此并不持批判的态度。

歌剧的声乐部分可能不太符合传统审美观念,但如果超越了这个观念,就会发现声乐是作为整个音乐的一个部分来写的。整个音乐部分相当好,如果去掉声乐部分不能接受的东西,甚至可以当成一部声乐协奏曲来听。另外,在中国歌剧中,声乐究竟是否应该“象”声乐,这个问题上我个人是比较保守的。我感觉郭文景《夜宴》的声乐部分处理的就不错。

作曲家有新的想法不容易,应该有大胆的尝试,如果这种探索是花费心血的努力,就值得重视。温德青能够写出相当好听漂亮的音乐,所以现在声乐部分的处理可能是他所追求的,(而不是写不出好听的东西来)不能妄加评论。每个人都有取悦听众的手法,但我个人认为声乐部分走得略微远了,听众可能难于接受。根据我的审美感受,如果声乐部分器乐化少一点、歌唱性再强一点会更好。

 

 

秦文琛:(由于事先不知道您会专门就这部歌剧作讲座,所以您的一些创作思想和基本构思他并不了解,谈的只是他看后的感受)

认为这部歌剧非常成功,是现代中国歌剧中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一部作品。创作歌剧是一个复杂的大工程,向作曲家表示热烈的祝贺。

1、 剧本故事很有趣,简单而又耐人寻味,不属于很戏剧化的类型但是很有东方味道。舞台简洁、人物简洁,有西方简约派的风格。

2、 对于三首间奏曲,开始时感觉有点牵强,但仔细想来是否可以这样理解:这是主题的三次变奏,每次用不同的乐器和不同的陈述语言。但略有点长,有点冲淡了剧情的发展。

3、 该剧的音乐的陈述方式和音乐语言等,能感受到是受到西方歌剧的影响,如声乐部分的旋法,声乐与乐队对置的戏剧性处理等。如果能有更多自己的语言会更好些。

4、 认为看到的这个版本的导演不错。

5、 了解到整体构思中的中国元素(如几个五声调式音阶,汉语语言的四声等),认为把这些东方的元素蕴藏在作品深层的想法很好。

6、 谈到《摇篮曲》等有调性的曲子如何与全剧风格统一的问题,他建议可以从编配的角度作略微的调整。

 

王宁:

作曲家自己写的脚本下了很大的功夫,剧情的安排很有章法,音乐也下了大功夫。

1、 音乐主题不够鲜明,听来有点散;每个人物的性格应该更有针对性。

2、 音乐的戏剧性不够,扣人心弦的、紧张、兴奋的东西太少,缺少足够的兴奋点。

3、 道白可以帮助中国观众了解剧情,但感觉道白略多,有的地方象话剧,道白和音乐的结合可以更好一些。

4、 三首间奏曲的想法很好,但有点外化,并没有与剧情很好地结合,标签化了。

5、 现在这个版本的布景有意思,尤其是倾斜的舞台给人不稳定的感觉。但是表演太流于形式,与内容也不协调。

6、 提到关于“倒字”的问题,他认为象《赌命》这种风格的音乐中不存在什么倒字问题,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

7、 如果要在大剧场演出,仅仅改变乐队编制是不够的,歌剧的整体构思都要作相应的调整。